当前位置:利来手机娱乐首页 > 职场资讯 > 行业发展

春天的散文-w66利来

时间:2020-07-21 16:23:41

  有关春天的散文

  窗外,阳光明媚,惠风和畅。正是四月,是最新鲜最美的人间四月天。冬日的萧索压抑渐渐褪却,心情和脚步也随之喜悦轻盈几许。

  中午路过中山桥,人流如织,好不热闹。黄河两岸的垂柳,不经意间,已经如此快的,全都变绿了,像一道道翠绿的屏障,明晃晃的,照亮了我的眼睛,更是在一瞬间,照亮了我的心!想想近段时日,自己根本就没注意过眼下春意正浓,甚至,仿佛已有很多年,都淡漠着芳华流转,一任春去春又来,花开花又落……今天,这浓浓的春意,一扫心底的阴霾,使我再也挪不动本来想要匆匆而过的脚步。索性,就在此散散步,晒晒太阳,好好看看这条时常被我经过却视而不见的黄河,尽情的沐浴在这美丽的春光里吧。

  信步桥上,放眼望去,黄河,以她特有的黄色容颜,特有的稳健姿态,缓缓流淌着。阳光洒在宽阔的河面上,河里的快艇、羊皮筏子载着游人们的笑语尽情飘荡;微风拂过,依依垂柳舒展起婀娜的腰肢,撩拨着潺潺流水,像对镜梳妆的秀美长发;迎春花、桃花灼灼夭夭,恣意绽放着一树一树的娇黄、粉红色;蔚蓝的天空中,有洁白的云朵,更多的,是五颜六色自由飞扬的风筝;放风筝的孩子们嬉闹奔跑着,还不时的伸出小手捕捉花蝴蝶。而我,好想摘下天际游弋的那片最飘逸最自在的云,把它捧在手心,把它装饰进梦里去;甜蜜的恋人们相依相偎,莺莺絮语;悠闲的老人溜着狗、提着鸟笼,舒畅惬意……站在这个四月的春天里,伫立在古老亲切的母亲河畔,眼前明朗温婉的春色和纯朴可爱的人们,渐渐唤醒着我这颗被尘世的油烟熏染的几与麻木的心,甚至还勾起了久违的无邪童趣与纯真的少女情怀……

  身边有的人总感慨,说城市的高楼大厦阻隔了我们观看春天的眼睛,说年轮流转沧桑了我们感知春天的心。甚至抱怨,说这兰州的春天,根本就不配叫个春天!幻想一下此时的江南,那抹“春水碧于天,画舫听雨眠”的韵味,想想那西子湖畔、雨巷楼台,或碧波万顷的大海之滨吧,人家那才叫“春天”,才是诗人笔下所吟咏的、画家手中所渲染的、音乐家所歌唱着的“真正的春天”呢!——这些人的话,都不无道理,我们这十年九旱的大西北的春天,真是不堪与烟雨江南相比。——但是,仔细想想,我觉得,我平常随意走在大街上,走过这条泥沙汤汤而又悠久深邃的母亲河,走过故乡几近干涸的祖历河畔,有意无意摄入眼帘的景致,虽然朴拙粗糙,也还足以淡化浮世压迫在心头的愁绪与无奈,让心在灿烂的阳光下舒展又飞扬。我想,人们对美景的欣赏标准,都高低不一吧?在我看来,能使人得到浪漫情趣的东西并非多寡,亦非远近,不见得非要跋山涉水,不见得非要去魂里梦里召唤者我们的千万里之外去找寻去领略。其实,无论你身居何方,那怕眼前只是一草一木、陋室茅檐,只要心境洒然心领神会,便同样能抒发出清风朗月碧波涟漪般的悠然雅趣呢!

  前几天,女儿问我,春天是什么颜色的?我一时语塞,这问题真不好回答!春天的颜色?春天的颜色?……怎能一时说的清数的清呢?春天,岂非静止着,她是不断浮动变幻着的啊。她是一切美的融合,是一切色彩的汇聚。春天的颜色,或许也是每个人心灵上的颜色,是心灵的调色板上五彩缤纷的尽情涂抹。我想,每个人的心里,都有属于自己的春天,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种甚至多种春天的颜色,以及对这种颜色独有的倾心与钟情吧?……女儿告诉我,她看到的春天的颜色,是粉红色的 ——哦,儿童,总是最富于观察和想象的!她说的太棒了,我也完全认同!——首先,因为粉红色,是我和女儿日常生活中都最喜欢的颜色。其次,你看,春天的花,大多都是粉红色的呢,桃花、杏花、樱花、喇叭花、粉百合……还有那黎明天际泛着淡淡粉红光晕的朝霞……还有,粉红色的一切东西,给人的感觉,总是那么清新干净,像透明纯净的梦,像飘逸灵动的诗,任谁也不忍去玷污去破坏,只是情不自禁地想要对它倍加怜爱呵护!而春天,不正是像极了这粉红色的梦、这粉红色的诗吗?春天的颜色,在我的眼里心里,我最愿意赋予她这样的一抹粉红,这样一抹无以取代的粉红色!

  春天的颜色,在不同人的心里,自然是千差万别。但我相信,无论这颜色有多少种,有一点它应该是相同的——那就是,这种颜色,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正本色、最透明干净的。愿我们每个人的心里,都能驻有这样一抹最美的、最干净的春天的颜色!

  有关春天的散文

  奔波了一季的寒冷,来到了散发着蒸汽的小溪旁,小溪的这边,还堆满着积雪覆盖的坚冰,微风吹来,让我闻到了乡土下面青苗的清香。这个时候我似乎感觉到了小溪那边春的涌动。

  哦!我已经来到了冬与春的结合点,于是,顺小溪张望,前方有一座小桥,带着一份久远的痴情与深情的向往走向小桥,小桥下面,有清脆的泉水击石,那击石的音律,敲醒了春风沉醉的梦,唤醒了我内心深处沉睡经年的激情,踏着轻快的足音,来到了乍暖还寒的春的一边。

  在踏上顺小溪而来的竹排,顺流而下,到了散发着清香的一片沃野。清风一遍遍吹散了覆盖在原野的枫叶,呈现在眼前的,却是故人散落在小溪边的画稿,借着温暖的阳光,掀开板结的泥土,又惊奇地发现泥土下面,经过一冬,孕育成了篇篇诗文。

  看那一丛丛迎春花沐浴着阳光,一片片露出了尖尖角的小草,张开小嘴吸吮着雾凝的晶莹露珠。

  看那含羞的蓓蕾,不正是童年时代经常采摘的香果吗!那旷野的和风,带着温情把尘埃吹走,掀开了曾是流年里印下的纯情的记忆。

  看那天空朵朵彩云,一下子被阳光射穿,迅即把春的讯息向四面八方蔓延开去,蔓延着温暖湿润、蔓延着轻盈明丽、蔓延着蓬勃生机。

  凡此种种,不正是原野下面篇篇诗文里的故事吗!不正是小溪边的画稿萌发的一个个美妙童话吗!这些个故事和童话,又会在春天的绿野中,涓涓的小溪边,茂密的森林处,离离野草里,经过贤人圣哲的天然画笔,谱写出更加美誉的诗文,呈现出螺旋上升的美妙人间乐章。

  被种种蔓延包裹的我,一下子青春焕发起来,忘记了流年里的沧桑,焕发了容颜眩目的光彩;熨平了记忆里褶皱的伤痛,混浊的目光又灼灼闪亮;吹散了岁月里渐老的情怀,日益迟钝的灵魂重又轻灵自由。